3月24日,进校第10天

进校第10天,办公室小兼职说,淘宝都没有了乐趣。
住校前一晚上,还在做核酸,那边说学生处开紧急会,我就估计,之前传的省里要求住校封闭的消息应该是差不多了。有思想准备就好办,车里开个落实会,女同志在圈外照顾好家庭和孩子,男同志收拾收拾准备进圈照顾好别人的家庭和孩子。
说待一周可以轮换一下,那就不带太多衣服,没地方放也不方便晾,男同志讲究不多将就多。进门前把车加满油,俄乌冲突,再出来,油价可能就两位数了。
8点的校园,万籁俱寂,鸦雀无声。
原本的计划还行,反正都住校了,正好没事就可以找学生聊天,再游游泳,跑跑步,备备课。电脑刚登陆qq,微信就开始被消息轰炸,先排查有没有从风险区回来的,然后排查有没有没做核酸的。还要看看学生状态如何,别封久了憋出病来,寝室一看,恩,还行,都睡着呢。回办公室把需要宣传的素材交了,整理下思路,有关疫情防控的事,得开个年级大会提高重视程度,里不出外不进,最大限度阻隔病源接触,人口密集太大,别说确诊,有一个密接就芭比Q,光qq群消息发效果不加,该不看的还不看,你说以前没有网的时候消息都怎么传达的?
图书馆锁了,游泳池干了,体育馆停了,挺好的网球馆也用来核酸了。学生也挺可怜,还没啃上沈阳大鸡架,校门就封闭了,新开课的老师还没见面就见不着面了,TA能不闹心么,闹心咋整,唠呗。考不考研的,找啥工作的,怎么选专业的,上哪儿调剂的,死活不调剂的,处不处对象的,分不分手的,自由和民主哪个更重要,俄乌局势什么时候能缓和……手机一响,耗电见涨,话题一开,聊到发呆。
毕业的学生要出国,所以辅导员要帮忙盖章;学生着急取药品,得辅导员帮忙盖章;学生被猫挠了要打疫苗,得辅导员帮忙盖章;某部门要排查学生,得辅导员认人;某部门要征求学生意见,得辅导员组织开会;某部门要组织志愿者,得辅导员招募;复试学生要独立教室,得辅导员安排;打卡辅导员要催,表格要辅导员报,人员辅导员要拢,奖学金辅导员要评,组织发展辅导员要报,生活会辅导员要开,今天和同事开玩笑,“今后再有外面的人管我要材料,就让他进来要。”所有工作都是必须、重要、全口径、急。党员和学生干部也挺累,一边上课,一边想方案,一边想方案,一边薅人干。
工作时间变长了,因为反正回宿舍也睡不了,不如加班当工具人,工作使人快乐,还可以创造剩余价值。
大家都很忙,后勤忙着供饭,外卖进不来不能让人饿着,吃饱吃好价格还不能高,尽管外面菜价一直往上飘;保卫忙着巡逻,不能让可能的病源翻进院墙来,还得担心没做核酸的猫猫狗狗吓到院内的小朋友;医院忙着给头疼脑热的朋友打点滴,不能耽误病情也更要防止发烧流鼻涕。防疫办忙着协调,进校核酸没有固定时间,随时随地还可能排查流调。
封校到现在一页书没看,有点罪恶感。读书可以增智,可以在乱哄哄的时候找到一片净土,可以让自己受潮的心灵变得干爽,可以知道不用囤物资,可以知道下楼运动对健康好,可以更守秩序,也可以保持开怀大笑。
都挺忙的,外面的同志其实更辛苦,企业都停工,神兽都居家,一边抢菜做饭,一边还得惦记着学校里的各种表,说是不进校,其实比进校更累。我们领导也很忙,一边在文山会海里畅游一边还得赴一线工作,第10天的领导说想抽个时间去理发,我仔细看了看,没说话。